百鬼夜吟.第九十二集.狐仙转运
十多年前,我还是的士司机的时候,由于我常在荃湾区「兜客」,好几次载到了阿媚。当然,最初我是不知道她从事甚幺行业的,只知道她大约就是在两、三点出现于川龙街附近。

隠约记得大约第三、四次载到了阿媚,她在路途中问我:「哥仔,你可以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吗?我收工揾你载我返屋企。」其实我很少留电话给乘客,因为我比较随缘而且不喜可接「柯打」的工作形式,所以我拒绝了。

她再说:「哥仔,我不会要你打折头的,只是很放心坐你的车,所以想你留个电话号码给我。」随后,她多次要求之下,在送她到了目的地时,再说:「我就住在这里,你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吧。好吗?」

结果,我还是给了她电话号码,她成了我的熟客。

往后,又两、三个月后,阿媚如常来电给我要车,可是这次上车的地点,竟是荃湾警署。当我到达警署时,阿媚在女警陪同出来,她似乎很憔悴,身上只披着一条大毛巾,坐上的士,然后返到川龙街。在车上,她说:「哥仔,今日我被打刧,麻烦你一阵跟我上一上去,我要换衫才可回家。」我见她如此遭遇,也不好意思拒绝。而当她带我上楼,我才知道她是在这里从事一楼一鳯的工作。

从此以后,阿媚除了要车,还跟我说很多心事,有时候她还会煲汤给我喝。

阿媚说起只不过是几年以前的往事,双十年华,是在夜总会大场做高级接客生意,曾经风光一时,可是行业突然受「北姑」入侵,令她经历一件怪事。

她本来就是「红牌阿姐」,可是当面对这冲击,弄得要经常「坐冷板凳」,而且即使有客人,也对服务要求多多,甚觉侮辱。在迫于无奈之下,她听了一位姊妹的话,到泰国求一些叫「狐仙佛牌」的东西来转运。

当她求得「狐仙佛牌」后,生意果然大为好转,她深信得到了「狐仙」帮助,供奉「狐仙」的祭品也丰富起来,更设起一个小祭坛来供奉「狐仙」。

不过,这些日子维持不了多久,生意还是再次转差,而且客人的要求变本加厉,令她难以忍受。

她又听了姊妹的教导,开始以血祭「狐仙」,生意是再有好转的,不过只不过一个多月,就好像失效了。

事实上,阿媚当时的外貌,变得如吸毒者一样,面无人色,不似人形。甚至,夜总会的经理也叫她回家,不用开工了。

阿媚几乎走投无路,那天就向「狐仙佛牌」的小祭坛发洩。

当晚,她发生了甚幺事,她完全不知道,只从姊妹口中得知,当时她在住所的顶楼叫嚷着要「自杀」,那姊妹看见她面色灰白,双眼如柳叶般细长,眼尾上翘,咧嘴而笑,且行为极为怪异,仿如犬只,心感不妙,就找了一位师傅来救人。

师傅到场后,一看就知道她被「冤灵」附身,花了不少功夫,才成功驱离「冤灵」。

师傅也到过阿媚的住所看过究竟,见那「狐仙佛牌」的祭坛,就对那姊妹留下一句说话:「甚幺狐仙?根本只是拜鬼罢了,那鬼魂模仿着她心里的狐仙形象呈现,以后都不要再用这些旁门左道,下次就再救不了她。」

阿媚经历此事后,休息了好一段时间,再返不回夜总会工作,结果就是这样转了去做一楼一鳯了。